2019年03月15日
第B1版:文化周刊

东门上的锅铲子

刘放年

传统手艺,诠释的是一种工匠文化。

“东门上的锅铲子”,讲述的就是手艺故事,不过,这句话后来演变为醴陵城里流传甚广的一个歇后语,形容晦气,指它后面还有个本意未说出:折(she)个。

“折个”是什么意思呢,只有懂醴陵方言的人才明白它的贬意。用书面语去解释,只能说是有些走形,不成器的意思,是差等货。但无论如何描述不出它贬意的妙处。“折个”本意状物,后来却以物喻事,借物讽人,用形象点的说法,是“扶不起的稀泥”“霜打坏的菜”。

东门上的锅铲子怎么会“折个”呢?很多人只是觉得“有味”,却少有人去考个究竟。

其实东门上的锅铲子原来并不“折”。

醴陵东门历史上叫“手工业一条街”。很多能工巧匠,甚至三教九流都在这里聚集着。打铁的,做首饰的,织蔑器的,染布的,开车行的,钉秤的,甚至有卖打糖的,开豆腐坊的,放排的,船家佬,“把式”等。各色人等都是身怀绝技。其中就有个人称“陈老倌”的铁匠,他的拿手技艺就是会打锅铲。据说陈老倌打出的锅铲,不但轻重得当手感好,经久耐用,而且平滑光亮,炒起菜来不沾铲。不是很多堂客们挤破门来找陈老倌,陈老倌都不知道自己的锅铲有这么好。

起初,陈老倌自己亲自打锅铲子,而且都是结实地打,打的花样更是令人眼花缭乱,惹得好些人来围观。特别是那些堂客们,看着陈老倌精湛的技艺,还有陈老倌结实的体魄,更是非陈氏锅铲不买。甚至,有些堂客们即便是排不上号,就是围看着陈老倌怎样打锅铲子,也是一种享受。陈老倌臂膀上鼓起的肌肉和陈老倌的虎背熊腰,比起那些堂客们做不得用的后生男人来,“酷”多了。

当然,还是陈老倌的手艺更“酷”。堂客们图的是用陈老倌打的锅铲子,炒起菜来好使。

后来求的人多了,醴陵城南城北都知道东门上的陈氏锅铲子。陈老倌实在应付不来,便把三个儿子也培训成了“陈铁匠”,陈老倌干脆当起“老板”来,以至顾客们再不叫他“陈老倌”,而改叫他“陈老板”了。

看着骆绎不绝的求购者挤破门庭,还有那些一个劲的叫唤“陈老板”,总是把陈老倌挠得心痒痒的,陈老倌开始有些洋洋自得。甚至当着众人的面夸海口:“我陈家的锅铲铺不说开在东门上,就是开在仙岳山顶上,都会有人排队。你信么?”

众人也一个个心悦诚服地附和着:“信嗄,陈老倌的话怎么不信呢。”

于是陈老倌只是成天地架着个二郎腿,在旁看着几个儿子打锅铲子,或者懒得打理铺里的事,干脆到邻居酒馆和人喝酒去。

不久,陈老倌铁匠铺打出的锅铲子,开始有些“折”,不过“折”得还不过分。陈氏锅铲照样红火,陈老倌也没有究心。

某日,一位河南逃荒者叫“张铁匠”的来到醴陵,他本来就有一手好打铁技艺,就在陈老倌的隔壁也开了个铁匠铺,而且居然也打起锅铲来。陈老倌并不在意,不就是一个要饭的河南佬么?

张铁匠好像还有些经营头脑。他不仅把陈氏锅铲研究了个透,还会做市场推销。况且,张铁匠比陈老倌年轻得多,他高大的身胚以及身上的肌肉更是陈老倌无法可比,甚至连陈老倌三个儿子都自叹不如。

陈老倌终于发现,那些先前常围着看他打铁的堂客们,都偷偷地转去看张铁匠。张铁匠的生意越来越红火。而陈氏锅铲因陈老倌的骄傲自满和管理上的疏漏,渐渐便“折”得有些过分。尽管陈老倌一再声称,东门上的锅铲子,除了他陈氏的,无人能比。可是,一看到那些堂客们个个都往张铁匠那里缩,陈老倌竟有些迷糊,说她们太有些“风扯”(方言,意其风骚),看着张铁匠比他“帅”,重色轻友。

然而,生意的清淡要比陈老倌估计的严重得多,以至到了无人问津的地步。陈老倌这才他感觉原先夸的海口,太“言过”了。

但陈老倌忽然又觉得,自从那个要饭的河南佬一来,陈氏锅铲便没有了底气。他小看了河南佬。陈老倌开始预感到河南佬是个威胁。他要赶走这个河南佬。陈老倌仗着陈家是个望族,自己还有三个男子汉撑着,不信就搞不过那个河南佬。于是陈老倌连想都没想,便唆使他们去砸了张铁匠的铺子。

砸铺子的结果很严重。陈老倌吃了官司。张铁匠告陈老倌侵犯了他的人身财产安全,陈老倌则反告张铁匠偷窃了他的技艺,侵犯了他的商品所有权。结果陈老倌因没有保护标识而败诉。他不仅要向张铁匠赔礼道歉,还向张铁匠赔偿了一笔不小的经济损失。陈老倌气得躺在床上,半天都想不通。

这时,那些堂客们出来说了公道话:

“屙屎不出怪茅厕板,就不看看你现在做的锅铲子?”

“锅铲子怎么啦,都招惹了谁啊?”

“满城都在笑话你,知道不?”

陈老倌有些不解:“笑什么话啊?”

“东门上的锅铲子——折个。”

“真……真的么?”

“哈哈哈哈……”

堂客们笑起来很迷人。只有陈老倌一个人傻傻的,笑得像哭样。

不久,陈老倌又拿起了铁榔头。不过,这回陈老倌做了点手脚。他在他的锅铲边上打了个钢印,分明地印着“陈氏”二字。陈老倌终于有了自己的商标,树起了他的品牌形象。更紧要的是,陈老倌打出的锅铲子,从此再不“折个”,用起来乖活的,光亮的,惹得那些堂客们又露出了灿烂的笑容。陈老倌还派出他的儿孙们,带着新造的锅铲子出去,游说四方。陈氏锅铲终于又红火起来。

可是,“东门上的锅铲子——折个”那句俗语,就像泼出去的水,再也收不回来。

也不知过去了多少年头,陈老倌早已作古,东门上的锅铲,也不知哪个时节没落了。唯独那句俗语,还在醴陵人的口头中调侃着,虽然有些晦气,却也有些教益。

2019-03-15 刘放年 3 3 株洲日报 c1467880.html 2 东门上的锅铲子 /enpprope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