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1月11日
第B3版:文化周刊

湖湘第一衙的前世与今生

▲修复后的茶陵工农兵政府全貌

茶陵县工农兵政府历史陈列馆一角

清同治九年(公元1870 年)版《茶陵州志》中的《州治图》

谭平娇

茶陵至今还完好地保存着享有“湖湘第一衙”美誉的州衙遗迹,而毛泽东曾在此缔造了中国第一个红色政权,点亮了革命黎明的曙光,如今它被称“茶陵县工农兵政府旧址”。

历尽沧桑的古代州衙

茶陵地处湖南东南边陲,公元前221年置县,经过茶陵县、声乡、茶陵军、云州、茶陵州等数次建置沿革,建政中心也历经茶王城、马王城、鄂王城、金州城等多次迁徙,最终盘踞于今天的南宋古城。

据明嘉靖《茶陵州志》记载,南宋古城筑成于南宋绍定四年至五年(公元1231—1232年),州衙随城筑而建。清同治《茶陵州志》也记载:“茶自宋迁今治,初未有城。绍定中,刘子迈知县事,湖南安抚余嵘命子迈城之。”元、明、清州衙及民国时期公署均设立于此。

元至正二十七年(公元1367年),茶陵知州吴聚在旧址上规划设计施工,建造治所。明洪武二年(公元1369年),知县成麟建起署衙;弘治十年(公元1497年),知州董豫集全茶陵“之能”,拓宽州衙占地,大搞土木建设,把衙门修得十分完善。但是,州衙使用至清朝初期已坍塌所剩无几。再历经一百多年的规划建设,清代茶陵州衙的规模开始定型。

在清朝乾隆至同治期间,历经风雨,又因天灾、战乱等因素,茶陵州衙或圮或毁,出现过屡次扩建维修,可谓历尽波折。清同治《茶陵州志》卷一绘图》中收录了一张平面州治图,图旁配注“旧志图说”,“茶来龙自西兑而降,山势雄峻,如万马奔腾,右手昂矣。故州治建于城东,趋吉也……”这不仅是对明嘉靖《茶陵州志》记录州衙建在“聚星门”附近位置的缘由的阐释,也说明了封建统治阶级在选址兴建州衙时笃信风水法则以求吉利的迷信心态,更凸显了古代茶陵州衙文化的大体内涵。

茶陵州衙作为封建社会统治者在茶陵的守护体,是和茶陵官吏、封建政权紧密相连的,是茶陵封建政权兴衰的标志和象征。特别是它经历宋、元、明、清四个封建朝代的更替,数百名州(县)官曾在此政治舞台上“表演”过,堪称历尽沧海桑田,这就使得茶陵州衙不仅是一座建筑博物馆,也是一座历史博物馆,更是一座茶陵地方历史文化的宝库。

星火燎原的红色摇篮

清末民初,茶陵州衙成为县知事公署之所。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创建之初,这里还点燃了革命的烈火,肩负起新的历史使命。

秋收起义失败后,毛泽东率领起义剩余部队沿着湘赣边界向罗霄山脉南移。1927年10月,工农革命军落脚茅坪后,毛泽东派前委委员宛希先率部攻占茶陵县城,直捣县署衙门,张贴革命标语布告,砸开监狱,救出80余名在押待毙的工农运动骨干后,又迅速返回宁冈,这就是历史上的“一打茶陵城”。随后,为进一步扩大政治影响,解决部队供养问题,毛泽东鉴于茶陵地处湘赣要冲,有着重要战略地位和良好的自然条件,更有较好的群众基础,便萌发了“经营茶陵”的战略思想,于是组织工农革命军第二次攻打茶陵城。

1927年11月18日,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第一团团长陈皓、政治部主任宛希先率军进逼茶陵城,击溃敌军,占领县城和县署衙门。茶陵作为工农革命军进军井冈山之后占领的第一座县城,在缺乏执政经验的情况下,成立了一个“升堂审案,纳税完粮”、一切按旧政府样子的县人民委员会,革命群众意见很大。毛泽东得知情况后,立即去信批评陈皓等人的错误,指示撤销县人民委员会,成立工农兵政府,发动群众开展革命斗争。

茶陵县工农兵政府成立后,派出工作队深入各乡村,帮助恢复农民协会,建立区、乡工农兵政权,组建工人纠察队、农民赤卫队和暴动队等地方武装,提出“打土豪、分田地”的口号,准备解决土地问题等。然而此时宁汉战争停止,国民党调派吴尚独立团于12月26日进攻茶陵城。因寡不敌众,工农革命军连夜撤离茶陵县城,拂晓抵达湖口。在湖口墟上,团长陈皓、副团长徐庶等人,企图将部队拉往湘南,投靠国民党第十三军军长方鼎英。毛泽东闻讯及时赶到湖口,命令部队停止南移,果断处理企图叛变的陈皓、徐庶等人,把部队带回井冈山,这就是历史上有名的“湖口挽澜”事件。

此时的茶陵城再次陷入国民党白色势力的黑暗统治,旧县衙作为茶陵县工农兵政府诞生地也难逃厄运,于1928年初被国民党反动派用一把火烧成灰烬。至此,县衙作为茶陵民主革命武装斗争史上一个特殊的存在,伴随着茶陵县工农兵政府的撤离而结束了肩上的使命,但它所孕育的红色政权在井冈山斗争时期乃至湘赣革命根据地创建中都具有独特的历史地位和作用。

茶陵县工农兵政府是中国革命和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建立的第一个工农兵政权,是建立红色政权的伟大尝试。其建政经验为毛泽东思想的红色政权理论初步形成、井冈山道路开辟、人民民主专政创建等提供了最初的实践依据和理论素材。这个红色政权在旧县衙内施政虽然只有29天,却点燃了井冈山“中国革命摇篮”的星星之火。

传承文明的历史丰碑

茶陵县工农兵政府旧址虽在民主革命时期被无情的战火付之一炬,然而它所承载的历史是厚重的,所蕴含的文化是丰富的。为纪念那段红色建政的光辉历史,茶陵县1971年在遗址上修建了一座纪念碑;2004年启动“旧址”修复工程,于2007年11月28日对外开放。至此,茶陵县工农兵政府旧址终于以崭新的“旧颜”屹立于世人面前。

修复后的茶陵县工农兵政府旧址,除沿用了原有的州衙基本建制和布局之外,还加入了丰富的红色文化元素,成为古代州衙文化和红色建政文化的融合体。“旧址”分衙门实体展示、政权建设、将军纪念馆三大板块,内设吏、户、礼、兵、刑、工六部,大堂、二堂、三堂、廨舍、内宅等州衙基本形制,工农兵政府秘书、民政、财经、青工、妇女等部门工作室,开设毛泽东与茶陵、工农兵政府纪念馆、茶陵籍将军馆、茶陵历史人物等八个红色政权摇篮展厅,陈列了大量革命实物与图片资料。每个展厅门口的标识牌,既标识了红色政权摇篮展厅内容,又注明了州衙部门形制。州衙大堂更是别具特色,它既是州衙主体建筑,又是茶陵县工农兵政府的第一次工作会议旧址。正中摆放着三尺公案,知州(县)坐堂后面的背景不是一般州(县)衙的“海水朝日图”,而是马克思、列宁二人的画像和工农革命军军旗,两边不是分置仗、刀、剑、戟、刑具,而是陈列了茶陵建政时期游击队使用的红樱枪。所有这些陈设,无不展现了茶陵县工农兵政府旧址凝重深厚的文化底蕴。

在和平盛世的今天,茶陵县工农兵政府集聚着喷薄欲出的文明力量,犹如一座历史丰碑,引领茶陵文明的薪火一路传承。它不仅是古代官衙建筑的经典之作,更是孕育革命红色政权的摇篮。它作为茶陵历史发展中的一个人文符号,“前世”与“今生”并存,见证了茶陵历史的变迁和发展,是镶嵌在茶陵地方历史文化长廊的一颗璀璨的明珠,无论是其历史还是文化,都承载和蕴含着一种厚重而深邃的生存价值。

2019-01-11 3 3 株洲日报 c1461863.html 2 湖湘第一衙的前世与今生 /enpprope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