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1月09日
第D1版:悦读

怀揣愤怒作选择,青年何为? ——《愤怒青年》自序

马笑泉

这是一部郁怒之书,焦灼之书,热血与寒冰激荡之书,盲目与清醒抵牾之书。书中人物大多具有强悍的生命力,却沉沦于命运的黑洞不能自拔。他们叫喊、哭泣、疯狂地交媾或冷静地杀戮,惟求突破压抑,释放悲愤,在短暂的快意后却被更重的压抑和更深的悲愤所围困。他们无从逃避,不甘顺从,在怒火烧心中再次出击,甚至已不计结果,只图宣泄。这压抑和悲愤既是他们竭力反抗的对象,又成为了他们行动的内驱力。在这难以破解的困境中,他们迸发出让自我都感到震惊的残酷和疯狂,最后似乎只有毁灭才能结束这一切。

我看清了他们的困境,却无法伸过手去,把他们从中拽出,惟有怀着同情之理解,从他们的行为和命运进入他们的内心:强烈的孤独感、扭曲的欲望、深藏的自卑和变态的自尊,以及不时来袭的自毁冲动。那个深陷于仇恨和杀戮的纠缠中仍不肯放弃向上一途的楚小龙,那个手持铁锤在街头狂飙盯着酒杯在夜店伤神的虎头,那个一边打铁一边锻压内心的龚建章,那个半是被动半是主动养成毒蛇之性戕人而又自戕的王一川,都让我心神激荡,笔锋与血脉同张。有时我感觉是他们在借我的手写出各自的命运和心声,有时我感觉他们即我,我即他们。

其实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愤怒青年”,只是因为秉性和境遇的不同,有些人主动或被动地“阉割”了这个“愤怒青年”,有些人任由“愤怒青年”主宰了自己,而有些人则通过不懈努力,凭借先天的仁心和后天的理性思维训练将“愤怒青年”转化成一股纯正强大的能量,走出了以恶报恶、恶恶相激、人我俱毁的“地狱道”,在参与民主法治社会建构的过程中成为了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现代文明人,在追求个人幸福的同时也维护了整个人类社会的幸福。如果给予楚小龙、虎头、龚建章、王一川等人更多的机会,在三条路径中他们将如何选择?此问似不答可知,然不能确知。因为即便境遇能够确定,人性却依然存在诸多难以捉摸之处。

2018-11-09 马笑泉 3 3 株洲日报 c1451191.html 2 怀揣愤怒作选择,青年何为? ——《愤怒青年》自序 /enpprope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