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1月09日
第D1版:悦读

和儿子一起阅读

斯丽

我家房子装修时,特地做了一整面墙的书柜,里面都是我多年来精心收藏的各种书籍。儿子三岁多能自己看书时,我就把他叫到书柜前说:“这里面所有的书,全是妈妈收藏的,你随时可以看。只有一条,不准对书有任何损坏。”儿子转着眼珠没答话。我知道,他听进去了。

儿子说话早、认字早,刚学会走路,就摇摇晃晃跑去看他的“小天地”——贴有颜色鲜艳的各种图画、很大的汉字和拼音,还有几首唐诗的那道墙面。牙牙学语时,他会跟着我们念“床前明月光,泥(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不久竟也能背诵“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夜来风雨声,春花落(花落知)多少”,最后一句或含糊不清,或有时候背错。那时他还不到一岁半。因为不喜欢大人带点强迫、炫耀式的要求,他后来不肯念了。

如今儿子快六岁了,阅读量和识字量都有所增加。我并不清楚知道他能认多少字,但对于他的聪颖,我从不怀疑。因此,我早早带他一起阅读。

我买书从来都痛快,为儿子买书,更是毫不犹豫:《鸭子骑车记》、《猜猜我有多爱你》、《月亮的味道》等世界知名的经典绘本,《九色鹿》、《宝葫芦的秘密》等优秀民间故事,满载自己童年记忆的郑渊洁《十二生肖》系列童话,都装进了我为儿子特留的书柜。甚至凡尔纳的科幻小说系列、哈利波特系列故事等,我都早早地买好,为他以后的阅读作预备。

儿子阅读的兴趣却暂时不在这些书上。他最爱的,是来自远古的恐龙。为此,我专门购买了两套共10多本恐龙知识丛书。他百看不厌。首先是我们为他读,后来采取猜谜的形式“猜恐龙”,再后来,我会在他没看书的情况下突然考考他,他也能对答如流。

有一次,他翻看时突然问我:“妈妈,这个异特龙,在《侏罗纪》里面有,怎么在《白垩纪》里面也有呢?”我连忙过来细看,真的如此。我有点夸张地说:“真的呀!这是怎么回事?是不是书上弄错啦?”他扬起头,疑惑地问:“书上也会弄错吗?”我便做出更疑惑的样子:“如果不是弄错,异特龙怎么会又在侏罗纪,又在白垩纪呢?”他想了想,认真地说:“可能书上真的弄错了。妈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笑了,但对于他提的问题,我从来都既不含混作答,也不妄作决断;便和他说,我现在也不知道,等进一步去查了资料,确定了再告诉他。

第二天我便上网查资料,反复搜索、比对,用自己的知识经验去进行判断,终于找到了答案。回到家我便告诉儿子:“异特龙生活的时期,是在大约1亿5500万年前到1亿3500万年前,这正是从侏罗纪的晚期到白垩纪的早期。它既生活在侏罗纪,也生活在白垩纪。所以两本书里都有它,是没有问题的。这一点,书上没有错。”他仿佛有点懂了,点着头。

还有一次,儿子看着窃蛋龙“哈哈”地笑,说觉得窃蛋龙去偷蛋很有趣,就是不知道是偷什么龙的蛋。我正好早两天看到关于窃蛋龙的最新资料,便告诉他:窃蛋龙是“被冤枉”啦!最开始人们发现它时,以为它在偷别的龙蛋,因此叫它窃蛋龙;最新研究证明,那些蛋是它自己的,所以它应该不是小偷哦。他听得十分惊讶,问:“这次书上是错了吗?”我说:“我们的知识每天都会更新变化。书上的知识是过去的,而妈妈告诉你的,是研究出来最新的知识。你还记不记得,我们研究恐龙,最主要是看它的什么?”他想了一会儿,叫着跳起来:“是要看它的化石!”便一阵风似的,冲去找有关恐龙化石的书去了。

为了应对儿子不时的提问,我拣起了早已被丢到爪哇国的生物书,通过网络资料、专业书籍等,学习有关恐龙的知识。如今对于恐龙,我也从最开始的一窍不通,到现在能说个头头是道了。他对恐龙的兴趣,虽然和其他小孩共通,但他在阅读中所掌握的知识和体验,却是他自己独有的。如今,小小年纪的儿子,在一系列恐龙读物的熏陶下,已经定下了人生的第一个梦想——长大后当一个古生物学家,去研究恐龙。

2018-11-09 斯丽 3 3 株洲日报 c1451190.html 2 和儿子一起阅读 /enpprope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