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1月09日
第C2版:三江文潮

■原载《文艺窗》

一群小鸭在台阶下

(外三首)

孙 翔

一群小鸭在台阶下

扑打着翅膀。

——终于有一只爬上去了。

它站在台阶上,

下面的鸭群还在连飞带爬地

扑腾着。我望着它

脱口叫它孤独。

必须爬上这级台阶——

小鸭一只接一只上去了,只剩下

最后一只还在扑腾。

它痛苦的鸣叫像火快要熄灭,

它虚脱得如同一片灰烬。

它不知道,

鸭群里就自己最美。

祝福

忽然想写封信给你

今夜星光遍地,一定是张

好信纸

这么久了,我一直深居简出

把住房当病房

其实我是真的病了,但阳光

并非对症的药

写字台中间那个抽屉里,放着一个桃核

这颗样子古怪的心

坚硬是它的本性,藏匿是它的

本能;如果桃子是流星

它便是陨石,如果那个抽屉是天空

它却是一颗恒星……

我这就把它寄给你,你一定能收到

一定会拆开——哦,吓坏了吗

但这真不是恶作剧

这是一封无字的情书

一个匿名的

祝福

醉卧星空的人醒来

醉卧星空的人醒来

发现星星原来是一个一个的洞

又黑又冷

像是刚才的睡眠

但他并不感到害怕

他伸过手去

他觉得他能触摸到这些洞

就像在一首歌中

摸到二年级的卷笔刀

或一把恸哭的斧子

甚至他还想走进其中的一个洞里

一点也不担心会迷失

一点也不担心走着走着

就成了这个洞的一部分

啊,时光若有馈赠

定是自由行走

醉卧星空的人一边自言自语

一边站起身来

一大片露水

玻璃一样哗哗砸下

有一种声音像礼花

有一种声音像礼花,在天空

爆炸。那是一个结冰的冬夜,

我们走在街道的中间,

我们还有八瓶酒没有喝,

我们就是一些还没写出的诗句突然在

那朵喷泉一样的礼花上

找到了自己的声音。我们沉默着,

热泪盈眶,忘了风

是怎样将我们吹回到各自的家。

2018-11-09 (外三首) ■原载《文艺窗》 3 3 株洲日报 c1451184.html 2 一群小鸭在台阶下 /enpprope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