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9月14日
第B4版:生命周刊

中医馆遍地开花 退休老中医走俏

一名老中医正在坐诊。 株洲日报记者 谭浩瀚 摄

株洲日报记者 刘琼

通讯员/张书乐 蒋小琴

古色古香的厅堂,老中医端坐四方桌前望闻问切……如今,在株洲的街头巷尾,一家又一家的中医诊所相继亮相。古老的中医被越来越多的市民追捧,释放勃勃生机。

中医馆遍地开花

古色古香的装潢散发着文化气息,大厅内飘荡着一股浓郁的中草药香味,老中医坐在四方桌前把脉问诊……这家位于天元区长江南路的神农中医馆,在2013年开业,属于我市规模较大的中医诊所之一。

如今,像这样的中医馆在株洲并不鲜见。记者走访发现,目前,我市不少公立医院、乡镇卫生院、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纷纷开建中医馆,市场上民营的中医诊所、中医门诊等更是遍地开花。记者通过百度地图查询发现,以株洲日报社为中心,其周边2公里范围内分布了至少10家中医馆。

2017年7月1日,我国首部《中医药法》实施。同年12月,《中医诊所备案管理暂行办法》发布,意味着中医诊所从审批制迈入备案制。

“国家推出的一系列利好政策,让古老的中医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关注。”市卫计委相关负责人介绍。据统计,目前,我市共有中医医疗机构110家,其中,中医门诊部及诊所99家。值得一提的是,城区24个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均开设了中医馆。

年轻“粉丝”增多

中医馆遍地开花,吸引的“粉丝”也越来越多。

“我有颈椎病,曾看过不少西医,都没啥效果。半年前定期来这里做理疗,现在舒服多了。”9月8日,在天元区泰山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中医馆,家住天台小区的杨芬说。

如今,居民们有个腰腿疼痛都会找社区的中医把脉问诊。今年30岁的刘丹妮也感受到了这份火热。去年,她生下二孩后不久就出现了头晕、失眠等症状。在朋友的推荐下,她开始关注中医。

“没想到,我只吃了几副中药,不仅症状消失了,抵抗力也增强了。”刘丹妮说,她曾以为光顾中医馆的都是老年人,其实,像她这样的年轻“粉丝”大有人在。

作为神农中医馆的创始人,杨勇也见证了这份变化。

“相较开业初期,我们的门诊量翻了6倍。如今,有的老中医一天就要接诊100多个患者,经常是一号难求。”杨勇介绍,与开业初期的惨淡相比,如今该馆已迎来“春天”,尤其是饱受年轻人的追捧。据统计,目前,该馆至少有1/3的就诊者不到40岁。

知名老中医是“金字招牌”

中医馆为何受到市民追捧?

“如今,市民逐渐形成了治未病的习惯,而中医恰好切合了这一需求。”市卫计委相关负责人说。

对于中医馆而言,大医院退休下来的知名老中医无疑是“金字招牌”。

记者在神农中医馆的专家墙上看到,湖南中医药大学附属一医院首届名医龚景林、株洲县中医院原院长曹可仁、攸县中医院原院长刘炳均位列其中。

“目前,馆中有30多名医生,其中70岁以上的知名老中医有8个,基本都是大医院的退休专家。”杨勇说,每个退休老中医都有自己的“独门绝技”,为了延续这些宝贵资源,馆内的年轻医生都会与老中医进行一对一的拜师学医。

除了网罗退休老中医,不少中医馆还别出心裁,形成了多元化营销的特点,比如免费熬药、快递、定制膏方、开展三伏贴等。还有的开设特色专科,如中医儿科、慢病调理科、中医不孕不育科等。

“中医馆不再墨守成规,而是与时俱进,适应市场的需求,这是一种进步。”杨勇说。

需建立中医馆行业协会

伴随着数量的不断增加,各中医馆质量的参差不齐让不少市民担忧。

“疗效并没有他们宣传的那么玄乎,其实就是为了开贵药。”市民陈铭说,前段时间,他因痛风在荷塘区的一家中医馆看病。之后,一位“名医”给他开了价值1000多元的药材,并声称“药到病除”。然而,吃完一个疗程,他的症状并未缓解。

一位业内人士介绍,目前,很多社区中医馆,做推拿、按摩的比较多,占比约80%,真正有能力开展检查、诊疗、开药等一条龙服务的并不多。此外,不少中医馆打上了“省级名中医”甚至“国医”的旗号,过分地夸大宣传,误导患者。

如何规范这一行业?杨勇认为,中医药事业是健康产业,从业者除了要找准自身的定位,抓住政策机遇外,更应该不忘初心、回归医疗本质。此外,最关键的还是要建立中医馆行业协会,加强行业的精细化监管。

2018-09-14 3 3 株洲日报 c1445978.html 2 中医馆遍地开花 退休老中医走俏 /enpprope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