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9月14日
第B2版:三江文潮

■原载茶陵《南浦潮》

在传与承的边缘

李运芳

在山上绕了将近两个小时后,我们的汽车终于攀上了山顶。这次上山,是为了实地考察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之一的“客家火龙”的传承和保护情况。项目所在地是深山更深处的桃坑乡湘江村。

看到了传说中的东阳湖,湖面浩渺,在群山的环抱之间显得沉静而幽深。汽车绕着湖边缓缓前行,湖面时隐时现,时值初冬,深蓝似海。我们站在艳阳里,凭湖远眺,湖水清幽,衬托着崇山峻岭,对岸的林树间隐约露出一些砖瓦房的屋顶和墙角,果然是风水卓然的好地方。

老人家迎出门外,热情招呼,快八十岁的人,看着很健朗。我们坐下来,要和曾老师傅聊聊“客家火龙”。

客家火龙在客家人民心中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逢年过节,或遇婚嫁、乔迁等庆典,客家人都要点起香火,舞起火龙,以祈祷如意、喜乐安康。

桃坑位于茶陵东南部,东邻江西宁冈,南接炎陵沔渡,西依湖口,北连舲舫,地处偏僻,群峦叠嶂,山环水抱,自然景观十分优美。村庄之间有羊肠小道相连,聚居在此的乡民基本都是客家人,说客家方言,习俗相近。过去交通不便,人们与外界交流较少。

“客家火龙”有一个美丽的传说。很久很久以前,有一条火龙飞过这里,只要是它飞过的地方,庄稼就长得茂盛,老百姓的日子就过得红红火火。于是,每年正月里,当地的老百姓就仿照火龙的模样,用竹篾和稻草分别扎成龙头、龙身和龙尾,绑缚在竹棍上,用红纸剪成龙须,将墨水涂黑的圆木做成龙眼,再在龙身上插满香火。到了节庆日的晚上,人们点上灯笼,敲锣打鼓,舞龙师傅扛着点燃了香火的火龙游走在街巷人家,踏着鼓点腾挪跳跃,用客家人特有的方式祈祷人寿年丰、兴旺发达。常常都是几条火龙同时出发,每到一户人家,鞭炮齐鸣,锣鼓欢闹,火龙飞舞,村中男女老少都来围观。这样的庆祝仪式,在村中家家户户轮番上演,尤以春节和元宵为盛。

曾老师傅告诉我们,他从小就跟着大人舞火龙、扎火龙,村中很多后生都是跟他学的技艺。舞龙的套路变化多样,但总不离“龙拜四方”“雪花盖顶”“团龙献花”“黄龙缠柱”和“龙跳五门”几个主要样式。在过去,人们还会在龙嘴里涂上做烟花的花硝,夜色里,随着舞龙的青壮年们的脚步游移,香火连成火龙,变幻莫测,龙嘴里的烟花飞洒,香火闪烁,越舞越旺,十分壮观。可惜制作花硝的技艺随着老一辈“客家火龙”艺人的离世也逐渐没落、竟至失传。

“可惜了!”很多传统技艺一旦丧失,都很难恢复,不免令人惋惜。

“如今年纪大了,舞不动了。”曾老师傅说,他生于上个世纪三十年代,虽然腿脚还算利索,但舞龙是一门技术活力气活,龙头最重,可达七八斤,举着龙头舞上半个小时,的确考验人的体力。老人家如今基本上不上台演出,遇到节庆日子,就当当下手,指导一下后生们的演练,帮助扎制火龙。

“舞火龙也要交给儿子辈啦!”老人家慨叹起岁月不饶人,接着就说起年轻人都出远门了,留下来的少之又少,搞一次演出要二三十号人参加,开口都要工钱,难。

传承和发展都需要后继有人。尤其是非物质文化遗产,很多保护项目都没有经济价值,不能为传承人带来收益,开展传承活动全靠奉献精神。没有年轻一辈的接力,一旦断代,就很难复原。

类似“客家火龙”这样的情况应该是普遍的,年轻人越来越不愿浪费时间和精力学习这些传统技艺,留下来的老弱力量想建立一支像样的队伍都有困难。

为了更好地保护和传承这一宝贵的非物质文化遗产,2006年湖南省人民政府将其列为第一批省级非遗代表作项目,2008年,该项目的代表性传承人曾龙祥也被列为省级非遗代表性传承人。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相关单位和个人也贡献了自己的一份力量。现在,“客家火龙”进校园活动已经在桃坑学校开展了近四个春秋,通过这种模式,宣传、推广“客家火龙”,也培养了一批小小传承人。同时,在库区移民定居点的虎塘社区组建了一支比较专业的“客家火龙”演出队伍,队员们克服困难,多次参加大型非遗和群文展演,将自己的传统民俗呈献给更多更大的舞台……

让我们共同期待,在不远的将来,“客家火龙”的传承会越来越好。

2018-09-14 ■原载茶陵《南浦潮》 3 3 株洲日报 c1445965.html 2 在传与承的边缘 /enpprope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