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07日
第A4版:棱镜

基层证明事项两份清单实施两月,社区负责人仍在喊“累”——

“奇葩证明”还是赖着不走

记者调查

□ 株洲日报记者 沈全华

“家庭人口数情况证明已被明令取消,但有的居民为了享受第一阶梯的气价,还在要求我们开。”

“学生申请困难救助证明越来越多,我们告诉家长不用开了,对方却说学校没收到相关文件。”

自10月中旬以来,棱镜周刊记者在市区多个社区走访时,仍听到不少工作人员喊“累”——株政办发〔2017〕22号文件出台后,部分被取消的“奇葩证明”仍被要求出具,他们只好硬着头皮继续开。

群众心烦,不开办不了事

“这些被取消的证明,开不开都是一个问题。”天元区嵩山路街道香山社区党支部书记殷利君的办公桌上,摆着一张《株洲市城镇医保参保人意外伤害审核表》。

填报人姓田,还是一名在校学生。田同学自称,9月21日,他骑电动车上学,在石峰大桥上摔了一跤。上面留了4个目击证人的姓名和联系电话,目击证人的身份分别是老师、医生、交警及同学。

事情过了一个多月,田同学才拿着医院给他的审核表找社区开证明。田同学说,他还没参加工作,无法由参保单位出具证明。若社区不盖章签字,他就无法享受医保待遇,只能自己给医院交钱。

根据株政办发〔2017〕22号文件的规定,“享受意外伤害保险资格协查证明”正好是《株洲市取消的村(社区)及基层单位证明事项清单》的175项之一。“不能开证明,也无法证明。”社区工作人员将情况告诉田同学,但对方不为所动,最终还是带着一纸证明走了。

每开一个证明,香山社区都留下了记录。在这里,还有贫困学生资助,居民医保报销、购买天然气、家庭收入,小区物业费、小区光纤光缆安装等多项被取消的“奇葩证明”、循环证明。

说“不”太难,硬着头皮继续开

“我们最怕给银行、保险、公证等行业开具证明材料,这些都涉及财产问题。”说起近几年接触的各类“奇葩证明”,天元区嵩山路街道桥北社区党支部书记刘翠英就有一肚子话要说。

一名姓张的男子常年居住在桥北社区,但其户籍在外地。张某去世后,其独生女儿打算通过公证方式获得父亲留下的500份股权。于是,张女带着户口本、父母的结婚证等证件来到社区,要求社区证明她是父亲唯一的女儿。对这个超出能力范围的证明,社区予以拒绝,要求张女另想他法。

有成功拒绝的,也有拒绝不了的。在桥北社区,父子关系、贫困学生资助、居民低保、意外伤害、住房公积金等被取消的证明事项,也在继续开。

文件上墙,还得从上到下抓落实

红头文件贴上墙,《株洲市保留的村(社区)及基层单位证明事项清单》明确圈定了19项证明范围,但被取消的各类证明就是不请自来,让办事群众和社区工作人员不堪重负。

“三代同堂6个人,不开证明就得按第二档气价交费。”市民李先生说起实情,老爸老妈为了照顾他的两个小孩,也跟他们住在一起。根据我市的政策,家里如果超过4个人,每增加一人,一档气价可以增加60立方。老爸老妈的户口不跟他在一起,若不来社区开具家庭人口数情况,超出的天然气每立方米要多花0.5元左右,逐年累月下来也不是小数目。

社区工作人员无奈致电天然气客服热线95158,对方回复说没收到文件,这是怎么样回事?记者就此核实,原来95158接线员在河北总部办公,确实没看到我市文件。

12月6日,记者将以上情况向株洲新奥燃气有限公司投诉办反映。工作人员表示,将根据株政办发〔2017〕22号文件的规定做好整改工作,为客户提供更加优质的服务。

据了解,老年证遗失、姐妹关系、土葬等被明令取消的多项证明,办事群众还是无法免证过关。多个社区工作人员表示,碰到类似“奇葩证明”,他们想说“不”,但声音太弱、落实太难。希望政府部门加大督查力度,将“减证便民”专项行动成果由上到下落到实处、取得实效,真正为群众减负、为基层松绑。

社区居委会张贴的红头文件。

沈全华 摄

2017-12-07 记者调查 基层证明事项两份清单实施两月,社区负责人仍在喊“累”—— 3 3 株洲日报 c1415370.html 2 “奇葩证明”还是赖着不走 /enpprope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