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12日
第B1版:综合

从几百种声音里 辨出漏水声

听漏工 熊立平

图为熊立平(前排右一)和同事在工作中。

程岗 摄

□ 株洲日报记者 成建梅

通讯员 聂伟平 罗奕 汪雅婷

【语录】听漏是个枯燥的工作,需要沉下心,安静地做。放过一个漏点,水白花花地流掉,资源浪费。流水容易造成水土流失,严重的会使路面塌陷。漏点判断不准确,维修队开挖抢修找不到漏点,会带来维修的成本浪费。

【素描】

牛仔裤和黑夹克的工装打扮,质朴又实在,他就是市自来水公司听漏班班长熊立平。

城市的供水管网也需要“体检”,管网破损,地下暗漏,浪费自来水不说,若发生爆管,必须确定漏点或爆管位置才能开挖抢修。

听漏,是指借助听漏仪与听漏杆等工具,测听供水管是否漏水,并确定暗漏的位置。

9日晚上9:30左右,班长熊立平照例集合。

熊立平和9个同事,负责全市1千多公里的自来水管的听漏工作。当晚熊立平带着2名同事巡查计划片区。

晚上10点多钟,熊立平三人怀揣听漏仪,手持听音竿,带着铁镐、手电筒开始了听漏工作。听漏仪是采用声波原理查找路面下漏点的电子工具。听音竿则利用声音传导检测设备故障,一端有听筒,原理与听诊器相似。而铁镐是用来撬动地上的井盖,这些都是听漏工的“左膀右臂”。

熊立平听漏的诀窍就是“一听二看勤翻盖”。听漏现场,熊立平怀里挂着听漏仪,头上戴着耳机,手里拿着听漏棒,猫着腰,一小步、一小步移动。 即使是这样的小步移动,熊立平一个晚上也至少要走上5公里路,撬开上百个井盖。

听漏必须在安静的环境下进行,熊立平和他的同事都是“夜猫子”,他们“探头探脑”的工作状态,引发过不少误会,甚至被人怀疑是小偷。有时还会遇到意外,如被疯狗、毒蛇咬伤,遭到醉汉挑衅、抢劫者威胁。 “最大的危险还是马路上穿梭的汽车。有些水管埋在马路下面,在马路中间‘听诊’,经常与死神擦肩而过。”

“听漏工作简单,但技术含量高,即便悟性好的也需要3年时间才能出师。”熊立平的徒弟胡志勇介绍。

“要从几百种声音里分辨出漏水的声音,这是对我们的考验。”胡志勇最佩服师傅熊立平,仅靠听漏仪采集到的不同声音,就可以比较准确地定位漏点,误差在一米左右。

“后继无人”让熊立平忧虑,许多年轻人耐不住这样的寂寞。为了技术的传承,熊立平的儿子通过企业公开招聘,也加入了听漏工的队伍。

凌晨2点,熊立平和同事们一共发现2个漏点,做好标记和记录后,他们继续前行,这一天工作结束的时间,是凌晨4点。

株洲工匠·市总工会主办

2017-10-12 听漏工 熊立平 3 3 株洲日报 c1408048.html 0 从几百种声音里 辨出漏水声 /enpproperty-->